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Vogue Film    >    明星

        時尚瞬息萬變,可我還是想做赫本那樣的精致女孩

        編輯:一只東尼 時間:2018年7月11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VOGUE時尚網  

        文章導讀

        時裝與繆斯的羈絆, 是永恒的美的遺產。

        Givenchy · Audrey Hepburn

        謙 遜 年 代

        Givenchy 2018 秋冬高級定制


        前日結束的高級定制時裝周上,出現了感人的一幕。伴隨著音樂響起,Givenchy 的鏡面天橋上,留著齊額短發的模特,穿著斗篷式設計的禮服為大秀開場。

        奧黛麗·赫本 in Givenchy Couture

        《甜姐兒》,1957


        這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恍惚間,我們就像是看到了《甜姐兒》里,身著 Givenchy 定制斗篷禮服裙的赫本,緩緩走上秀臺。

        Givenchy 2018 秋冬高級定制


        在今年 3 月,高級定制大師 Hubert de Givenchy 與世長辭之后,Givenchy 先生曾為靈感繆斯、終生摯友赫本打造的一系列經典戲服,又以新的風貌在巴黎重生。

        奧黛麗·赫本 in Givenchy Couture

        《甜姐兒》,1957


        Givenchy 時裝屋時任藝術總監 Clare Waight Keller 的重新詮釋無疑是真誠動人的,在這個時間點,回望這段橫跨時裝天橋與電影銀幕的傳奇友誼,再合適不過了。

        恰如 Givenchy 先生生前所說,“在我的每個系列中,我的心、我的鉛筆、我的設計的一部分都是獻給奧黛麗的。”

        標志性的方形披肩、華麗長斗篷與倒鐘型禮服,在這場秀上不斷出現,《甜姐兒》這部戲里戲外都與高級定制相關的電影,在 Givenchy 品牌歷史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Givenchy 為赫本調整這條不對稱薄紗披肩禮服的經典時刻,也被巧妙地重新演繹了。

        赫本身穿Givenchy先生1963年為她定制的緞面禮服,登上《VOGUE》雜志


        后背如花苞一樣展開的抹胸緞面長裙,正是赫本曾穿過的經典 Givenchy 高定禮服之一,從細節上來看,復刻得很是用心。

        絲緞材質的純白色廓形禮服,也有幾分赫本當年穿 Givecnhy 的神韻。Givenchy 先生曾說,“我一直仰慕奧黛麗的品味,她不像其他明星。她崇尚極簡。”

        奧黛麗·赫本 in Givenchy Couture

        《蒂芙尼的早餐》,1961


        在大秀最后,隨著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的那首的《Moon River》響起,赫本作為時裝偶像的終極象征,一件完美復刻的赫本小黑裙呈現在眾人眼前。

        奧黛麗·赫本 in Givenchy Couture

        《蒂芙尼的早餐》,1961


        勾勒身型的極簡線條,毫厘不爽的收腰效果,甚至是裙子后背的弧形結構,都融合進了這條新世代的 Givenchy 天鵝絨小黑裙中。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我們同在彩虹的終末

        Waiting round the bend.

        凝望彼岸

        My huckleberry friend, 

        我可愛的朋友

        Moon River, and me.

        月亮河,和我

        歌聲悠揚,身穿《蒂芙尼的早餐》小黑裙的模特背影,克制而謙遜,仿佛是奧黛麗的二重身,是赫本的靈,在巴黎復蘇了,迎接了 Hubert de Givenchy,一起為逝去的優雅年代平靜謝幕。

        赫本身著從 Givenchy 借來的樣衣

        《龍鳳配》,1954


        誰能想到,這段彼此成就的天作之合,最初也是誤打誤撞來的。


        當 Givenchy 先生最初聽到“好萊塢的赫本小姐一抵達巴黎就想立刻與他見面”后,聯想到的是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凱瑟琳·赫本(當時奧黛麗·赫本還沒有什么名氣)。

        在赫本的哀求下,當時的 Givenchy 同意了赫本從完成的樣衣中,借走了三條恰好合身的裙子,所以開始有了《龍鳳配》中的經典造型。

        1957年,Givenchy先生為赫本定制《甜姐兒》中的婚紗造型


        從此之后,Givenchy 為赫本打造了職業生涯中六部電影的定制服造型,其中以《蒂芙尼的早餐》與《甜姐兒》最為經典。一段傳奇的羈絆,就此被稱頌至今。



        Christian Dior · Hollywood

        華 麗 年 代

        瑪麗蓮·夢露 in Dior Couture


        造夢的時裝設計師為電影做嫁衣,讓銀幕女神成為傳世影像中,那清高不群的冷艷化身,其中,也許正是 Christian Dior 寫下了那最華麗的一筆。

        Dior先生調整模特Victoire身上的配飾


        在曾經的好萊塢,最聲名顯赫的夢之設計師當屬 Christian Dior 。1947 年,當華麗的“New Look”橫掃戰后世界的陰霾時,他早已經和眾多女影星結緣,成為第七藝術最推崇的時裝大師。

        午后套裝,1947春夏高級定制系列

        山東綢Bar Jacket與黑色羊毛“花冠”百褶裙


        50 年代,是極盡女性氣質的華麗年代,戰時簡潔耐用,革除奢華的時裝,在橫空出世的“新風貌”(New Look)掀起的潮流旋風下,再度被華冠麗服所取代。

        與此同時,大洋彼岸的好萊塢,也在迎來時裝片與歌舞片的黃金年代。一夜之間,Dior 那些豪乳蜂腰,裙袂翻飛的定制服,就成為了好萊塢戲服設計師們競相追逐效仿的模板。

        《后窗》, 1954  格蕾絲·凱莉

        Edith Head設計,以Dior的“花冠”系列為靈感


        在希區柯克優雅的三部曲中,擔綱戲服設計師的好萊塢設計泰斗 Edith Head,從風靡歐美的 Dior “新風貌”中取經,為格蕾絲·凱莉打造了一系列奢華的定制服。

        Christian Dior 2012春夏高級定制系列 


        2012 年的春夏高級定制秀場上,Dior 重演了華麗年代流行于好萊塢的黑色裝飾主義。白色雪紡上的花卉刺繡,總是會讓人想起《后窗》中的格蕾絲·凱莉。

        《捉賊記》, 1955 格蕾絲·凱莉

        Edith Head設計,以Dior的“8”系列為靈感


        層層歐根紗堆疊氣勢,細膩雪紡勾勒身型,如同 Christian Dior 所說,“優雅毋庸置疑,晚裝凸顯的傲人胸脯,才是魅力與新意所在”,包裹在定制服中的格蕾絲·凱莉,就如同冰山下的火焰,清高不群,又極為誘惑。

        格蕾絲·凱莉與摩納哥大公雷尼爾三世

        in Dior Couture,白色絲緞長裙


        在演繹眾多以 Dior 定制服為靈感的戲服后,格蕾絲·凱莉在銀幕外也成為了童話的女主角。

        在與摩納哥大公訂婚時,穿著 Chrisitian Dior 為其設計的訂婚禮服,完成從女影星到摩納哥王妃的身份轉變。

        英格麗·褒曼 in Dior Couture,1957秋冬高級定制“Fuseau”系列,“冬日花園”羅緞套裝

        《釣金龜》,1958


        和格蕾絲·凱莉一樣,英格麗·褒曼也是 Dior 時裝屋的常客。1957年,她坐在發布會的頭排,迷戀上了那款名為“郁金香”的長裙,以及奢華的羅緞套裝。第二年,她就將這兩件高級定制服穿到了電影《釣金龜》里。

         瑪琳·黛德麗 in Dior Couture,飾皮草外套與絲綢長裙

        《欲海驚魂》,  1950


        不過,要說對 Dior 的癡狂,七十年來只有一個女人不可超越。她就是希區柯克鏡頭下的奇女子,瑪琳·黛德麗,她與 Christian Dior 共譜的銀幕傳奇,早已成為時裝界的佳話。

        瑪琳·黛德麗 in Dior Couture,雙排扣西裝外套

        《欲海驚魂》,  1950 


        1949 年,當希區柯克邀請瑪琳·黛德麗出演《欲海驚魂》時,黛德麗竟然直接發了一封電報給希區柯克,聲稱“沒有 Dior,就別找我”, 堅持必須讓 Christian Dior 擔當她的戲服設計一職,當然她如愿以償。

        《欲海驚魂》,  1950

         瑪琳·黛德麗 in Dior Couture,飾蕾絲禮服


        據稱,到六十歲時,黛德麗衣櫥中所有服裝都是高級定制,更與 Christian Dior 結下了終生的友誼。

        《巴黎假期》,  1964

        瑪琳·黛德麗 in Dior Couture,白色套裝


        1964 年,黛德麗在《巴黎假期》中出鏡。從白色轎車中走出的她,穿著一身純白色定制套裝,隨后便拾級而上走進了 Dior 時裝屋。

        有趣的是,現實生活中,她為了方便到 Dior 置裝,甚至直接搬到了緊鄰時裝屋的蒙田大街 12 號,為了滿足她的需求,時裝屋有時不得不開到凌晨兩點。

        無論是典雅謙遜的赫本,還是個性熱烈的瑪琳·黛德麗,她們都與時裝設計師一起在大銀幕上定義了經典。

        時尚瞬息萬變,但好在有這些靈感繆斯,將時髦的創造,沉淀為普世雋永的風格。時裝與繆斯的羈絆,是永恒的美的遺產。

        將本文分享到

        本文相關品牌

        本文相關單品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時尚瞬息萬變,可我還是想做赫本那樣的精致女孩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重庆时时彩500期开奖号